作者:中粮期货研究院张峥

4月12日,OPEC+最终达成了970万桶/日的减产协议,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美国做出的让步。

图 1 OPEC+最初的1000万桶/日减产计划

资料来源:彭博,中粮期货研究院

根据彭博的新闻报道,OPEC+最终同意了墨西哥减产10万桶/日而非40万桶/日的要求,剩余的30万桶/日的减产将由美国来完成。

为什么一向主张“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会同意美国替墨西哥进行减产?是美墨税战后的良心发现,还是想让墨西哥花钱修边境墙?我们还是试图从美国和墨西哥的石油产业关系上寻找一些踪迹。

1美国和墨西哥石化产业链互补

图 2 美国从加拿大、沙特、墨西哥进口原油量

资料来源:EIA,中粮期货研究院

长期以来,美国与墨西哥的石化产业链几乎形成完美互补。美国的美湾地区炼厂以加工中重质原油为主,而墨西哥本国炼厂难以消化国产重油,大量原油出口供给美湾炼厂。从2019年8月至2020年1月的6个月数据来看,美国从墨西哥进口原油50-70万桶/日,2019年墨西哥超越沙特成为美国第二大原油进口国。

图 3 墨西哥PEMEX炼厂原油加工量

资料来源:EIA,中粮期货研究院

墨西哥是传统产油大国,但由于国内原油产量尤其是轻质原油产量的不断减少,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的6家炼油厂开工率也持续下滑,从2013年前的75%降至2018年的40%以下。

图 4 美国和墨西哥石化产品贸易量

资料来源:EIA,中粮期货研究院

由于国内炼厂产能的下降,墨西哥需要从美国大量进口成品油。自2015年起,美国出口给墨西哥的成品油总金额已超过从墨西哥进口的原油总金额。2018年,美国超过一半的汽油出口到墨西哥,总量为53.5万桶/日,较2013年几乎翻倍。

2美国需要墨西哥的重质原油

美国很多炼厂拥有复杂的炼化馏程,能够处理世界上各种原油。然而,对于占全面一半产能的美湾地区炼厂来说,大部分设计之初就是针对进口中重质原油,加工原油种类和比例只能进行微调。

图 5 美国原油库存环比和分项环比

资料来源:EIA,中粮期货研究院

2010年以来,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快速增长,德州地区生产的大部分页岩油API在40以上,美国的中轻质原油进口需求大幅减少。在2014年之后,API在35.1以上的轻质原油进口量几乎降至0,但API在27以下的重质原油进口数量几乎保持稳定。

图 6 美国重油进口比重

资料来源:EIA,中粮期货研究院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美国进口原油中的重质原油(API在25以下)比重持续上升,从2010年前的40%以下上升至2019年的60%左右。

图 7 美国炼厂加工国产和进口原油裂解利润

资料来源:EIA,中粮期货研究院

一般来说,加工重质含硫原油需要更多的附加设备以生产轻质产品,如裂解、焦化、加氢等设备,因此重质含硫原油价格低于轻质低硫原油,而美湾炼厂刚好适合加工重质含硫原油,加工重质原油的总收益也高于轻质原油。因此,美国炼油商更希望页岩油而非进口重质油减产,同时可以出口汽油到墨西哥赚取更多利润。

3结论

美国和墨西哥两国的石化产业链互补性较高,美国从墨西哥进口重质原油的同时向墨西哥出口成品油,墨西哥是美国第二大原油进口国,且是美国最大的汽油出口国。相比于严重过剩的页岩油,美国更希望墨西哥原油产量保持稳定,从而可以加工重质油并出口汽油赚取更多利润。

图 8 美国炼厂加工国产和进口原油裂解利润

资料来源:EIA,中粮期货研究院

最近几周,美国原油新增钻机数已出现断崖式下跌,加之页岩油企业的融资成本上升,未来数月页岩油产量大幅下降是大概率事件。更重要的是,美国虽然口头上答应OPEC+减产200万桶/日,但并没有文字约定和监督机制。只要可以稳住美股和国内就业,特朗普答应替墨西哥减产30万桶/日与减产100万桶/日没有区别,本质上缺乏监督,等油价反弹和连任成功之后,特朗普会重新考虑增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