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这家公司年报议案竟被股东大会否了!

吴正懿

投资者决策所倚重的上市公司年度报告,居然在股东大会上被否决了!可以猜一下,上市公司董监高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这个罕见案例的主角,是总部位于四川成都的汇源通信。

5月11日,在董事长何波的主持下,汇源通信在新希望国际C座1507会议室召开了年度股东大会。

不过,现场并未高朋满座——据披露,出席本次股东大会的股东及股东授权委托代表共5人,其中现场记名投票方式出席的0人,以网络投票方式出席的股东及股东授权委托代表共5人,代表股份数量为5818.2828万股,占公司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30.0780%。

议案是否放行,就掌握在这5800万股的投票权中。

结果,令人大跌眼镜。汇源通信与2019年年报相关的议案,均未获得出席会议的非关联股东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二分之一以上同意,经股东大会表决未通过。

谁在反对?比如,审议《公司2019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表决结果如下图:

审议《公司2019年度监事会工作报告》的表决结果,与上图完全一致。

可见,各个议案在表决时,真正的反对票并不多,阻力是一个约4000万股的“弃权阵营”,生生拦下了各项议案。

对此,汇源通信无奈表示,将积极与投资者进行沟通,后续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履行审议和信息披露义务。

那么,上市公司年报被否决,是否需要重新编制?

对此,法律界人士认为,年报若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就具有法律效力,股东大会审议是否通过,并不影响其法律效力。

话虽如此,年报被否折射出的信号也很刺目:主要股东阵营产生了较大分歧。

此前,根据汇源通信公告,截至今年2月11日,第二大股东鼎耘科技再度增持,已触及10%的二次举牌线。公司一季报显示,鼎耘科技的持股数已达2727万股,占总股本的14.10%,这意味着,鼎耘科技在2月12日至3月底,继续增持了4%以上的股份。

鼎耘科技彼时在权益报告书中表示,举牌是基于国家对5G赛道、通信领域的持续投入所引发的产业性机会,以及汇源通信处在5G赛道、通信领域,质地较好但实际价值远高于当前市值。

真实的资本故事远比表面的复杂。

本报早前系列报道指出,鼎耘科技的实控人李红星,是当年蕙富骐骥筹划收购汇源通信的主角之一,其与昔日盟友唐小宏、方程发生内讧之后,李红星曾欲入主汇源通信未果,后另起炉灶通过鼎耘科技发动增持。另外,公司第三大股东、持股5%的晟辉投资,此前与鼎耘科技在相关议案的审议投票中保持一致。

到底谁具有控制权?还真不好说。

目前,汇源通信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蕙富骐骥持有公司4000万股,占总股本的20.68%。但从本次年度股东大会投票结果看,与之几乎等量的、投出弃权票的4000万股股东阵营,站到了大股东的对面。公司也认定为自己“无实际控制人”。

萧条的业绩、低迷的股价和缠斗的局面,给汇源通信2.7万名股东留下的,是一个混沌的未来。

罕见的被否,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11日,交易所对汇源通信发出了关注函:

公司能否在5月18日如期保质回复交易所的追问?我们保持关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