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交所会员部总经理焦凯:科创板给券商投行业务带来暖意

“今年1-6月,IPO承销保荐收入30.046亿,科创板开板后,7-8月的IPO承销保荐收入32亿,巨大的增量主要来自于科创板带来的契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给证券公司带来了机遇,也提出了挑战。”10月24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会员部总经理焦凯出席新财富主办的2019中国投资银行发展论坛时说。

他在演讲中说,近三年来,券商承销保荐业务持续下滑,但科创板的出现对行业提供了巨大业务增量空间,同时也给投行的生态带来不小改变。

焦凯还透露,目前上交所已经对六家保荐机构开展了现场督导,其中,有三家申报企业已经主动撤回了发行上市申请,对现场督导中发现的问题,上交所将按照规定予以处理,并纳入保荐机构执业质量评价。

投行承销保荐业务近三年持续下滑,科创板带来暖意

就发展现状来看,境内证券公司整体规模较小,尚未形成具有国际领先地位,头部证券公司的业务规模和国际影响力远落后于欧美投行。

焦凯说:“我国证券行业盈利模式相对简单,主要营收来源对通道业务和自营业务仍较依赖,靠天吃饭的属性未发生根本改变,容易受到市场波动影响。比如,2018年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两家的营收规模均超过了境内131家证券公司营收的总和。2018年大摩实现营收3345亿,高盛实现营收3065亿,而2018年我们113家证券公司全年实现营收2262亿不到,还不到任何一家的八成。”

他指出,承销保荐业务上,境内证券公司目前呈现三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2016年以后项目数量持续下降,承销金额持续降低,业务收入整体下滑。

第二个特点是,业务不断向头部券商集中,行业集中度日益提高。

可见的是,在科创板前28家上市的公司中,中信建投、中信证券、华泰联合、中金公司和国泰君安这五家头部券商合计服务了其中22家。

第三个特点是,设立科创板给券商承销保荐业务带来一丝暖意。

焦凯说,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给证券公司带来了机遇,也提出了挑战。机遇是,投行在企业证券化业务中的定价成本大大加强,打造以股权孵化、上市融资、收购兼并、项目融资、资产批发为核心环节的大投行价值链,已成为可能。随着投行保荐专业化、承销定价市场化、战略配售普及化、跟投业务常态化、超额配售灵活化,证券公司借助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正向着上市保荐业务的本源回归。

科创板带来投行业务三大发展趋势

当前投资银行的主要目标,就是努力成为直接融资的服务者、资产和财富的管理者、交易和流动性的提供者、市场重要的投资者和有效风险控制者,这五大本源功能。焦凯指出,在科创板的契机下,近期投行业务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发展新趋势。

第一个趋势是,投行业务从简单通道形象和新定价能力型快速转换,证券公司正日益发挥价格发现和形成的功能。

“定价权还给市场,是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核心之一,把发行上市定价权交给投资银行、发行人和投资者三方来共同决定,监管部门做好发行定价的信息披露监管保障,企业估值合理定价是注册制运行机制通畅、市场保持有效、企业高效融资的最关键环节,而市场定价的质量主要取决于投行的定价。投行作为企业直接融资的核心空间角色,发挥着保荐人、承销人、交易参与方的多种角色,需要在深入了解客户及其行业的基础上平衡公司和投资者能力,发行人依靠投行的研究实力进行合理定价,依靠券商的机构资源实现充分询价,依靠券商的承销能力实现配置和发行。目前组成的投资价值报告在科创板新股发行定价环节作用日益明显,它不仅引导了网下投资者的报价预期,也是二级市场投资者的重要参考依据,投行的研究能力、定价能力、机构分销能力和资本实力将成为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石。”

第二个趋势是,投行业务向专业化纵深发展,开拓了资产和财富管理功能,进一步带动直接融资服务功能。

“投行的定位不再是发行通道,而是通过打通业务链条在企业上市保荐、发行承销、持续督导等各个环节提供支持,为投资者提供从资本孵化、股权融资、债券融资、并购重组等一揽子服务。同时,证券公司作为价格发现者,参与直投和跟投,分享企业成长价值,既能培育长期客户又能为机构业务做好发展铺垫。”

第三个趋势,投行业务内部分工从分散隔离向协同整合方向发展。

“实施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之后,大投行在日益整合内部各条线,发挥跨部门的业务协同,主要表现在通过上市保荐、发行承销、研究开发、直投、另类投资等多部门的协同作战,发挥集团内部博弈和机构销售外部博弈的双重定价机制,保证对企业价值的合理判断。”焦凯透露,目前已有部分公司开展投行协调委员会或工作组的组织形式来应对这一变革。

监管在行动,上交所已对6家保荐机构开展现场督导

“投行行动起来了,监管机构也会规范发展起来,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强化中介机构看门人的责任就变得顺理成章。证券公司是连接投资者发行人的桥梁,投资价值判断、上市公司入口关、投资者教育、维护交易秩序等方面,证券公司责无旁贷。”

首先,是压实证券公司发行上市保荐责任。

焦凯说,证券公司要准确把握客户定位,审慎作出推荐决定,切实履行信息披露的核查把关职责,敦促证券公司建立健全项目质控内核三道防线,构建合理分工、相互制衡的投行类业务内部控制体系。

目前,上交所已经对六家保荐机构开展了现场督导,其中,有三家申报企业已经主动撤回了发行上市申请,对现场督导中发现的问题,上交所将按照规定予以处理,并纳入保荐机构执业质量评价。

其次,是压实证券公司发行与承销责任方面。

焦凯说,科创板新股发行采取市场化方式定价,强调各方面主体相互制衡,充分博弈,最大限度实现价格发现、风险揭示的作用。证券公司应切实履行发行承销信息披露、战略配售相关子公司跟投、新股配售、经纪佣金、超额配售选择权等发行承销相关事宜的管理职责。

再次,是压实证券公司持续督导职责。

企业上市后,证券公司依然有责任,要持续督导上市公司充分披露投资决策所需要的信息,并确保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公平,在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中审慎出具相关意见。对未能诚实守信勤勉尽责的证券公司,交易所将采取相应的自律管理措施。

据焦凯介绍,在协同监管方面,上交所将会同系统内各机构监督证券公司的履职情况,研究建立保荐人执业质量评价制度,主承销商跟投价值报告事后评价体系,探索建立对证券公司投价报告研究报告的综合评价体系,对评价结果较好的券商会员加大业务支持力度,对评价较差的违规会员采取相应的惩戒措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