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642.66亿!中国2019年票房创新高

零点敲响,2019年电影年票房定格在642.66亿,同比增长5.4%,创历史新高。

其实,2019年上半年,全国总票房出现近9年来首次下滑,业内纷纷给出“不容乐观”的评价。反转起始于下半年,暑期档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和国庆档的三部主旋律电影助力2019年中国票房市场成功翻盘,提前18天超越2018年全年票房。

国产电影爆款频出

2019年电影市场的回暖源于国产影片的出色表现。

在2019年电影票房总榜前十中,国产影片占据八席。据猫眼专业版统计,共有10部国产影片跻身“10亿票房俱乐部”。其中,《哪吒之魔童降世》于2019年12月28日经票房补录后突破50亿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名。

在国产影片亮眼成绩的背后,是中国电影人的长期投入。年初上映的《流浪地球》由7000余名工作人员历时4年拍摄完成。主演吴京曾表示,在国内科幻电影技术工业未足够成熟的条件下,必须拿人的身体去弥补工业的缺失。

《哪吒之魔童降世》自筹划到上映历时5年,磨合了66个版本的剧本和100余个哪吒造型。影片包含了1400余个特效镜头,为中国历来动画片之最。其中一个6秒的决战镜头由制作团队耗时6个月完成。其特效团队曾表示,一个镜头在展示给观众前,会有百版的磨合。

此外,政策支持也为电影市场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土壤。2018年底,国家电影局和国务院办公厅分别出台了《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和《进一步支持文化企业发展的规定》,将在3年内对电影放映和社会投资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2019年12月,《文化产业促进法》(草案送审稿)公布,其中提到国家鼓励文化企业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进行直接融资,或将使影视产业迎来新的投资热潮。

从科幻片《流浪地球》,到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再到主旋律影片《我和我的祖国》,均为“撑起一整个档期”的现象级影片,也为“爆款”影片行列加入新的影片类型。

上海交通大学电影电视系副教授邵奇认为,2019年的这三部“爆款”证明了影片质量在票房反馈中的决定性作用。邵奇对记者表示,“《哪吒之魔童降世》契合了当代人与命运抗争的精神,《我和我的祖国》以全民记忆与观众形成共鸣和共情,这是它们成功的原因。中国电影市场很大,也很包容,可以容纳任何样式、风格、类型的片子,只要质量过硬。”

影视公司得与失

受益于爆款影片,光线传媒和北京文化成为2019年度最“得意”的电影公司,2019年三季度营收分别同比增加128.5%和1194.76%。《银河补习班》《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和我的祖国》共同为光线传媒贡献了将近3亿元的营收,《流浪地球》的成功使得北京文化在2019年三季度的净利润同比暴增84倍,实现经营业绩大逆转。

此外,作为2019年国庆档票房冠亚军影片的主出品方,博纳影业已在“主旋律商业影片”这一类型上积累了一定经验。2019年以主出品方参与出品的电影中,有4部影片票房过亿,均为主旋律电影。

有得意的自然也有失意的。继2019年半年度亏损3.79亿后,华谊兄弟在第三季度继续亏损2.73亿。原定于2019年7月上映的《八佰》在撤档后迟迟未确定档期,而据公开消息,该片的制作成本超过5亿元。2019年主出品的《灰猴》和《小小的愿望》票房表现欠佳,于2019年12月上映的《只有芸知道》,在《芳华》主创“再续前缘”的话题,以及冯小刚进入网红直播间卖票的营销推动下却依旧乏力,上映13天仍未达到2亿票房。

万达电影则因票房不及预期,而在2019年三季度时净利润同比减少57.25%。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圣诞节,文投控股发布终止受让万达电影股份公告,万达投资需以3亿元现金返还股份转让协议定金及转让款。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则以观众为视角作出了同样的判断。赵晓马认为,缘于受众范围的扩大和观众观影习惯的概念,电影头部效应越发明显,观众对作品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相较于观众的欣赏水平,电影人创作水平的提高则要缓慢很多,影视团队的提高更是难上加难,因此那些已经具有一定生产能力和技术积累的制作方和优秀的发行方优势将更加突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