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讯 北京时间14日消息,第13届亚洲金融论坛于2020年1月13及14日在湾仔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主题为:重塑增长:创新·突破·共融。彩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范鸿龄出席“亚洲企业的义利并举”分论坛并发表演讲。

范鸿龄表示,企业倡导义利并举有些时候需要少赚一些利润,多一些义利。如果想要把利润最大化,可能不一定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好方面做出更大的贡献,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地方,需要少赚一些钱。如果没有任何利润的话,意味着在做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时候,犯了一些错误。

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启宗:所以政府不一定是坏,你是来自香港的代表,你是担任过很长时间的国泰CEO,也有很多内地的业务,但是一家香港的公司,香港一直以来是有很多商人,人们都认为他们只愿意赚钱,都是商人,都是大颚,当时中国内地还没有真正的经济腾飞,但是你们在那时候已经做得非常成功了,你愿意接受人们对你这个的定义吗?

范鸿龄:这里说义利并举,其实它在香港的历史由来已久,从80年代已经开始了,我刚刚本来想举两个例子,现在有在座的同事提醒我,我给大家举三个例子,原来87年代的时候,当时中信泰富还只叫中信,中信建立的时候是有特殊目的的,这个特殊的目的我们说过很多遍,为了保证80年代到回归之间的繁荣稳定,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义利并举例子,我们后来就选择在香港的一些战略领域投资,比如说航空、电信等等。

我们也在建电厂,有一段时间我们还是港灯的股东,后来我们又买了香港电信。这些业务都是盈利的,因为我们和合作伙伴做得很成功,价格谈得很好,但是这也符合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保证香港的繁荣稳定,就是要保证回归以后的繁荣稳定,我们达到了这一目的,也得益于很多中国内地政府的措施,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例子,我想要引用一下我自己非常尊重的商界人士,我对他的尊重像对陈启宗先生一样,他是高先生,他是一个地产的开发商,当然大家觉得地产商都是为了赚大钱。

陈启宗:我也不是这样的。

范鸿龄:这也是为什么我对他们二位非常尊重,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来到这里。他做了什么?如果你们岁数足够大的话,你们知道在湾仔有一个HUB中心,注意一下在香港它是唯一一个把HUB中心把坚尼地道连接在一起,我们可以用50层的电梯,从上面直接到湾仔,非常快就到了,他需要花非常多的钱,而且他自己也要不断地把电梯跑起来,才可以把住在更远的居民用起来,如果打的的话要花时间的,同时还要造成很多的阻碍,还有交通上的阻碍,但是你们知道他在开始重新开发湾仔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一个计划的,他本来是想把整个湾仔的外表全部进行大的改变,当然这包括了很多跟政府非常艰难的讨论,因为你需要去做很多的变化,他自己做好了准备去不断地等待。而不是简单地在湾仔到处盖高高的大楼,他觉得他会把湾仔整个地区的外形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而且你们不要忘了,他在中国大陆的业务,他是第一个在中国大陆把深圳跟广州建起了高速公路的人,很多年没有赚到任何钱,他是为了能够帮助香港,你如果看一下今天香港的交通,他们想要把它拓展到十条路线,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在香港的义利并举的例子。

我再引用一下第三个例子,陈先生是来自于国泰的,国泰在开始决定把股票卖给中星的时候,他们以我们非常喜欢的方式,是在以市价的方式打折卖给中星,我把它叫作义利并举,他们想要保证1997年以后,他们可以有政治上的稳定性,他们永远不会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第二点,也是为了能够帮助中国大陆还有香港去共同地开发航空的线路,比如说我记得飞利浦很多次有一些中国大陆的本地政府,他们会要求国泰去开始往他们那里飞,比如说宁波或者更小的城市,那个时候这些航线是赚不到钱的,很有可能是会赔钱的,但是国泰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配合他们,尽管短期来说没有任何的利润赚得到。

就我看来,我觉得这也是很好的义利并举的例子,一方面他们希望可以赚钱,另一方面也希望可以帮助中国扩张,我觉得香港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并没有落后太多,比如说医管局它的主席我也是非常尊敬的,从他那里我学到了很多,我知道医管局他们会接收到很多来自于大公司的投资,允许我们的公共卫生事业才可以进一步扩大,比如说李嘉诚长江集团在2007年早期,他们开始给医管局的试点项目筹资,让他们允许建立起一些医院中心,2007年的时候这是非常新的概念,在每一个医院里面去建立起这些小的中心,他们从2007年一直到2016年的时候,一直都在筹资,都在做这样的工作,他们在那里帮助了数千名的病人去走完他人生最后一程,最后政府决定把他们接过来临终关怀中心的工作,继续帮助病人,再次可以看到这是义利并举,他们所做的是让一个试点项目,一开始是没有基金支持的,让他可以在接下来的时间能够为全民大众做出贡献,让他们可以从中获益。这是我在香港想跟大家分享的一些,我并不认为香港在跟世界、亚洲其他地区相比是落后的。

陈启宗:很高兴听到临终关怀中心,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香港第一个临终关怀中心在哪里?是在条金领,是在将军澳,我很高兴告诉你们,第一个临终关怀中心重大的慈善捐款的机构是我的家族。我们都是做出好的事情,都是在做善举,我们是否可以走得非常极端?我们在说的是义利并举,如果你们要是走极端的话,会没有任何的利润,只会剩下义利,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办?以保证它可以找到一个平衡。我自己认为,我们不应该完全追逐利润,但是也不应该完全追追逐义利,我们怎么保持这个平衡?

范鸿龄:我觉得你在很多方面是完全没有赚到钱的,每个商业都有风险的,一般来讲你开始做一个项目的时候,义利并举的话它确实有些时候你需要少赚一些利润,多一些义利,如果你想要把你的利润最大化的话,可能不一定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好方面做出更大的贡献,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地方,你决定去少赚一些钱,如果你没有任何利润的话,意味着你自己在做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时候,犯了一些错误,但是是否一定要少赚利润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