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亿欧导读 ] 如果说监管层频频向这些这些中概股企业抛出利好,目的是吸引新经济;那么李彦宏、王小川、姚劲波之流,回归的目的何在?吸引他们的又是什么?李彦宏表态“迫切希望回归A股”的两天前,由百度绝对控股的爱奇艺向美国SEC递交了上市申请。这并非个例。互联网圈同时上演着出海记与归国潮,资本市场恍如围城,国内的想出去,出去的又想回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3月14日证监会传出消息,目前国内独角兽企业中,资产10亿美金的100家左右,20亿美金的不超过50家,接下来准备分批推进A股上市。

“这么好的公司发展,我们没有享受到他的利润,比较遗憾。在新时代,这个遗憾不能发生。”3月9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对媒体谈及独角兽回归A股的问题时表态,“我们会创造工具和制度安排,让企业自己选择,而不是政府规定的。”

“58同城当年上市没有选择,企业处于亏损阶段,当时适合在美股上市。从上市到现在,58同城的股价已经上涨了4倍,中国网民却没有享受到这个福利。”就在5天前,姚劲波坦言希望成为第一批回归A股的企业。

2月28日,随着“红衣教主”周鸿祎在上交所敲完钟,为360回归A股画上了完美的句号,360市值从93亿美元一度狂飙至4000亿人民币,一夕之间翻了六、七倍。曾经争先恐后赴美上市的那些中概股们,又一次次表达着回归的心愿。

3月3日,李彦宏、丁磊、王小川等中概股实控人都畅言希望回归A股。似乎,新一波回归A股的潮流正在路上。但在这同时,更多的初创企业正在投向美国的纳斯达克、纽约证券交易所或香港联交所的怀抱,互联网视频网站爱奇艺、弹幕视频网站哔哩哔哩(简称“B站”)以及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先后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

你方唱罢我登场,互联网圈同时上演着出海记与归国潮。

“无奈”出海?

时间回到1999年,当年科技股与互联网股带动纳斯达克股市一路狂飙。当年7月,第一只中国互联网概念股——中华网登陆纳斯达克,该股发售时超额认购十几倍,发行价20美元,开盘即飙升至60美元、日涨幅200%。

中华网成功登陆美国证券市场,开辟了中国互联网概念股赴海外上市的先河。尽管A股的上交所与深交所已经成立9年了,但这些中国互联网企业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赴美或赴港上市。从2000年4月到当年7月,新浪、网易、搜狐等三大门户网站先后登录美股市场,尽管与中华网的光鲜相比,它们被称为“流血”上市。

“过去一些制度环境、时间窗口、市场环境,我们做了很大努力,但是没有做成,这些企业主体在中国,主营业务在中国,但是因为特殊的国情他们去境外上市了。”这是刘士余对这一现象的解释。

19年后,中国的创业公司们依然乐此不疲地追随着中华网等先辈们的脚步出海上市。因为,按照A股的规则,它们中的很多根本不满足在A股公开发行股票的要求,尤其是财务指标。

按照A股主板的上市要求:发行当前3个会计年度营收累计超过3亿人民币,现金流量净额累计超过人民币5000万元;每年盈利且三年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较低者为计算依据)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当前一期末不存在未弥补亏损且无形资产(扣除土地使用权、水面养殖权和采矿权等后)占净资产的比例不高于20%。

中国互联网公司赴境外上市后,发行价和目前最新股价对比

数据截止到2018年3月13日(图片来源:无冕财经;制图:表哥)

美国东部时间3月2日,一直被传准备在美国上市的B站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计划融资4亿美元,股票交易代码为“BILI”。B站的招股书显示,最近3年,B站营收分别为1.3亿元、5.23亿元、24.68亿元,但是每一年利润都为负数,从2015年到2017年,B站净亏损分别达到3.73亿元、9.11亿元、1.84亿元。

B站的财务指标距离盈利以及达到3000万元净利润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且B站的盈利模式尚未稳定清晰,何时能够达到这个标准仍是个未知数。

2月28日,百度旗下的互联网视频网站爱奇艺传出向美国证监会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拟募资15亿美元,股票代码为IQ。同样,爱奇艺近三年的业绩仍为亏损,从2015年到2017年,爱奇艺净亏损分别达25.75亿元、30.74亿元、37.36亿元。

“A股太严了,尤其是退出这一块。有退出比例,以及不能一次退出,要分批次,花好长时间。”一位香港投行人士告诉无冕财经,A股退出价值太过严格,是很多公司选择在美国或者香港上市的一个重大理由,“假设我是个PE投资者,占股8%,想全退了的话估计要好几年。”

而在美股或港股,半年锁定期满后,投资人可以直接抛售所持股票。中国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大多早期接受国内外的风投、采用VIE架构,这些公司股东并不愿意套现受到重重阻碍。

继2017年从逆境中走出后,手机巨人小米上市的消息于年初传出,据最新消息,小米很可能选择在香港主板上市。如果小米选择A股上市,首先需要花费极大的代价从投资人手里回购股权,然后拆除VIE结构……急需上市套现的投资人来说,并不想继续漫长的等待。

阿里巴巴、世纪佳缘的VIE架构示例

图片来源:财新、i美股

和B站、爱奇艺、小米一样上演着“出海记“的,还有很多很多。2月8日,小米生态链企业华米科技登录纽交所;3月6日,媒体报道,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已向SEC秘密提交招股书;同样传出将赴海外上市消息的,还有京东物流……

“荣归”图什么?

“条件成熟会考虑(回归A股)。”被问及是否愿意回国内主板上市时,马化腾巧妙地打了个太极拳。但58同城的姚劲波则难掩急切希望回归的心情:“当年美股上市是不得已,希望成为第一批回归A股的企业。”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互联网圈一边唱着“出海记”,一边上演着“归国潮”。

2月28日,360终于通过借壳江南嘉捷成功回归A股,市值从私有化时的93亿美金狂飙至一度超过4000亿人民币,历经两三个跌停板后,360的市值仍有3376亿,市盈率高达4956。因为360回归A股,周鸿祎身家甚至曾超过马云。

A股的高估值和高市盈率,时刻撩动着在海外上市的中概股企业的神经。网易的丁磊、百度的李彦宏、搜狗的王小川、京东的刘强东等互联网老板们,和姚劲波一样都道出希望回国内上市。

全国“两会”期间,互联网大佬们纷纷表态回A

图片来源:界面

“任何时候政策允许百度回来的话,我们肯定是希望能够尽早回到国内股市。”3月3日,李彦宏曾表明迫切希望回归A股。讽刺的是,就在两天前,百度绝对控股的的爱奇艺刚向SEC递交上市申请,据爱奇艺招股书,百度公司持有爱奇艺69.6%的股权、拥有爱奇艺超过50%的投票权,并有权委任大部分的董事,百度创始人李彦宏、CFO余正钧以

搜狗上市后股价走势

图片来源:同花顺

“厌烦股价过山车式的体验。”很多人曾问过史玉柱为何巨人网络要私有化回归A股,他没有正面回答,但透露出这么一句话。巨人股价曾从开始的15.5美元跌至最低4美元,营收和利润稳定增长的巨人网络因股市对整个网游和中概股的低估,市盈率一直极低,终究老史选择付出30亿美金私有化巨人网络,回归A股后市值曾一路高攀至1600亿。

欣羡史玉柱的巨额浮盈,人人的陈一舟和聚美优品的陈欧也启动私有化,但最终以失败告终,那一波中概股回归A股的潮流不再涌动。到了2017年以及刚刚开始的2018年,中概股回归的暗流似乎再度涌起。

“会出台措施支持新经济企业上市”,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告诉公众;证监会另一位副主席阎庆民也透露“证监会对新经济企业上市制度改革有很多创新”。而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甚至在两会上提交议案,建议修改《公司法》,完善双重股权结构的法律制度供给。

如果说监管层频频向这些这些中概股企业抛出利好,目的是吸引新经济;那么李彦宏、王小川、姚劲波之流,回归的目的何在?吸引他们的又是什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