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云南信托投资银行三部

回顾2019年上半年可交债、可转债发行市场,我们发现与股票市场的活跃程度高度相关。在3至4月A股股价趋势上涨时,交债转债发行量都达到了峰值。

在转债发行方面,由于上市公司再融资途径有限,次新股依然热衷于转债融资,今年上半年发行的62只转债中有1/3都是次新股发行的转债。

转债打新曾在今年一季度非常活跃,部分参与机构在转债打新中挣到了超额收益。然而3月末监管窗口指导限制网下打新申报额度,同时减缓转债过审速度,一级发行量急转直下。

从行业分布来看,转债发行量最大的行业是银行业,一枝独秀占总发行量55%。

在交债发行方面,整体发行难度比较大,属于买方市场,上半年固定利率型占比70%;其中,民营企业是最主要的融资人,占上半年交债总发行量78%,并且综合YTM大部分在5%以下。

交债对应正股标的差异较大,条款定制灵活,因此投资条件和发行周期有明显的分化;以红星美凯龙(11.26 -0.62%,诊股)作为一个粗略的标准回顾上半年已发行的交债,要获取超额收益依旧很考验投研人员的识别能力和管理能力。

转债发行市场回顾

2019年上半年共发行上市62只可转债,发行总规模1548亿元。其中次新股发行的可转债有21只,发行规模204亿。

2019年一季度可转债发行市场持续升温,在监管指导下二季度的发行热度迅速下降。

2019年上半年发行量最大的行业是货币金融服务业,单笔发行规模大,参与发行的公司也较多。分别是苏银转债200亿、平银转债260亿和中信转债400亿。

在债券一级发行认购方面,这62只转债整体原股东参与配售占发行规模54%,其中原股东参与配售的规模超过发行规模50%的转债如下:

这62只转债中,主承销商包销规模整体在发行规模中占比较小,只有0.25%。其中包销规模最大的两只转债只有尚荣转债和维格转债,分别占发行规模7%和5%。从上可知2019年上半年转债发行有46%由非原股东认购。除大股东之外,上半年参与可转债一级市场的投资者类型占比如下,上半年申购资金量最大的是保险系资金,其次是证券公司系资金,银行系资金通过各种产品渠道参与,加总占比约2.9%,与信托渠道合计则为5.2%。

2019年3月底转债市场监管指导,打新收益明显减少,这对于部分原股东和非原股东参与一级市场认购的积极性都会有所打击。

虽然上市公司及上市公司的股东们对可转债发行的热情持续很高,但是监管批准发行的速度在3月后明显减缓,发行量也明显减少。

2019年上半年共发行上市27只可转债,发行总规模573亿元,无次新股发行的。4月因为三峡EB发行200亿使得4月份发行数据特别高,若剔除三峡EB3月份的发行数据才是峰值。

2019年上半年发行的可交债固定利率型19只,占比70%,累进利率型6只,占比30%。其中,民营企业发行21只,占比78%,央企发行的2只,地方国企发行的2只。民营企业的综合票息利率分布比较分散,票息高低分化很大。

民营企业中综合YTM在8%/年以上的可交债有7只,详细如下,发行规模占民营企业EB上半年总发行规模9.4%。

民营企业中综合YTM在6%/年以下的可交债有11只,详细如下,发行规模占民营企业EB上半年总发行规模76%。

从下图可以看到今年上半年可交债发行周期差异也很大,有13只的发行周期大于6个月,有10只却在3个月之内完成。2018年上半年取函的一些标的主要借助今年一季度股票市场的一波小行情完成发行。

而可交债集中领取无异议函的时间也与股票市场行情非常重合,可以看到在今年一季度末股票市场行情最热时候也是交债领取无异议函最多的时间段。但是随着股票市场热度下降之后,可交债发行方也不再那么着急领取无异议函了。截止2019年6月末已经领函尚未发行的可交债(含剩余部分额度发行的交债)大约有81只,对应待发行规模1358亿元,尚未领函5只,中止审核或暂缓发行的17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