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讯 9月20日消息,由东北财经大学东北亚经济研究院,商务部国际贸易合作研究院,新浪财经联合举办的2019东北亚经济论坛在辽宁省葫芦岛兴城市举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出席分论坛“农村金融助力东北乡村振兴”并发表演讲。

杜晓山认为,金融服务东北振兴要以持续的手段服务小微、新型的金融需求。目前土地经营权的收益、分配、流转、交易、抵押担保等仍不健全,资本、科技等要素在农村的配置仍然比较缺乏。

在杜晓山看来,农村金融主要需要服务三个方向,一是服务基础设施建设,例如说水、路、电、网、征信系统等;二是服务于农村地区各生产经营方面的需求,不管是大、中、小、微,各需求方需要多层次、差异化的金融服务;三是服务于农村地区各方在生活消费上的金融需求。

以下为发言实录:

杜晓山:谢谢主持人,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刚才两位教授、领导,对农村金融怎么支持乡村振兴讲了非常好的意见,我想结合东北的一些情况谈谈,这次会议的主持是金融助力东北乡村振兴,所以我想除了一般性的全国普遍存在的农村金融的状况以外,我也结合咱们东北地区,再大一点包括东北亚地区金融服务东北乡村振兴提出一些个人的思考。就像昨天大会发言嘉宾说,谈不上什么决策、供给、参考,这些都谈不上,只是一些思考。

我讲这么几个问题,一个是我认为东北三农的特点,第二个是关于乡村振兴,包括东北农村地区的看法,最后就是刚才那个嘉宾提到的关于社会企业类的,实际上就是合作金融和一些社会企业类的,非盈利性的一些金融补充形式,来谈点看法。

若干特点呢,我现在的看法是,至少有这么四个,一个就是跟全国来说,第一个特点就是它有大、中、小农业土地规模,这样的农业生产是在东北地区,在我们国家可能是属于唯一的地区,当然新疆什么的可能也有一点,但是主要的还是在东北。我进的东北包括内蒙,举例说大的,我们的国营农场,国营农场例如说北大荒集团,北大荒集团是一个一二三产业融合,而且生产的粮食产量,包括加工都特别多。至于中小的,刚才两位嘉宾已经提到的,我就不说了,就是小农在我们国家是主体,我们目前还有2.3亿户农户,其中小于10亩地有2.1亿农户,所以我们的小农户特别明显,但是东北的状况有点不同。

第二就是我国的主要粮食产区,就是我们东北,咱们举个例子说,东三省,不算内蒙在内的粮食总产量就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20%,黑龙江省一个省就大概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10%,我们有31个省、市、自治区,不算港澳台,而且商品粮调出占全国的60%。我刚才讲,北大荒集团它生产的粮食,黑龙江占10%,北大荒占黑龙江的一半,也就是5%,所以说大农业,现代农业,在我们东三省是体现的集体明显,非常重要。习总书记来,专门讲希望黑龙江对国家的粮食做出决定性的贡献,这个是事实,我们肯定还要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往前走。

第三个我认为在2015年12月的时候,经国务院批准,八部委专门发布了《吉林省农村金融综合改革试点方案》,这个也是在东北地区很突出的要求,当然到底做得怎么样,我看到了一些评论,好像是褒贬不一,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很大的特点,作为一个省来说,做金融综合改革试点,当然其他示范区什么的都不是农业了,我谈的是农村地区的四个特点。

第四点是东北亚对外开放前沿区位优势,东北亚地区的国家我们跟他们接壤或者是比邻,沿海、沿边,因此还延伸到中亚和“一带一路”国家的大通道,因此对俄、蒙、日、朝、韩的农产品,农业的生产贸易投资、合作等是最前沿、重要的地区,所以这是国家的一个大战略重要的载体地区所在地。

第二个问题我们来谈谈金融服务农村振兴的一些有关的中央要求和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一些现象。就我个人的观点,农村金融主要需要服务哪三个方向,我认为农村金融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三个方向:一是服务于现代农业;二是服务于农村地区各需求方,不管他是大、中、小、微,各需求方的多层次的、差异化的金融需求服务;三是各个需求方的,刚才第二条是生产经营的需求,第三个是生活消费的需求。

这三个金融服务需要的方向我们必须做的,第一个就是基础设施建设,例如说水、路、电、网、征信系统等等,下面生产经营,生产经营是各个不同主体,然后接着就是各种不同主体的生活消费需求,这三个主要的方向。

同时我又认为我们的农村金融目前需要有这些方向,但是我们做的不够的是哪些问题呢?也是三个问题,主要是三个问题。一是我们为中国的现代农业的服务,农业现代化的服务,金融服务不足,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对多层次,或者叫各个层次的金融需求方的差异化需求满足不了,甭管是你的服务水平、产品、方式和你的意愿,都还存在着差距,包括你的能力。第三个问题是我们的农村保险加上其他的一些,但是主要是农村保险是一个非常大的短板,尤其是农业保险。当然了,金融服务除了这个以外还有直接融资、债券、股票上市,还有金融租赁、信托、期货等等这些都不足,但主要的还是农业保险不足。

这是三个应该供给的方面和三个弱点,这是我的一个简单的概括。

乡村振兴的总要求中央讲的非常清楚,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所以今年的一号文件专门对这个乡村振兴怎么落实提出了非常具体的一些要求和意见、做法,这是今年的一号文件,涉及三农的。那么《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和今年的一号文件正好是互相配合的,当然也是为了进一步贯彻前一两年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意见和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年到2022年的有关要求。

指导意见要求农村金融改革的正确方向是要完善市场体系、组织体系、产品体系,促进农村金融资源回流,引导涉农金融机构回归本源,支持重点弱点等等,这是总的来说是这样,我就摘了一些中央要求的提法。包括围绕农业农村抵质押物、金融机构内部信贷管理机制、新技术应用推广等等,这里要求就是要满足多样化的融资需求,发挥各种金融市场的功能和作用,拓展乡村振兴资金的来源。那么基础设施建设、金融生态环境,这又是一个。

实际上我们讲农村金融要解决一个覆盖面的问题,解决一个可获得的问题,第三个满意度,这是检验你成败的三个主要方面,实际上都是融在一起的。刚才讲的是指导意见,就是金融服务三农政策,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专门又强调了乡村振兴问题县域金融机构、银行业要激励约束机制,回归本原的问题,增速的问题。具体的对商行的三农事业部的考核激励机制,还有一系列差异化的政策,担保等等,这些都提出来了。

那么对保险这块大家注意,保险这块提了这么三个方面,扩面、增品、提标,什么叫扩面?我们的保险覆盖面不够。增品是什么?增加多样化的品种,有针对性的,要解决各种差异化的需求。什么叫提标?就是说提高保险的标准,我们现在政策性农业保险如果真给你保了的话也只保成本,提标的意思就是我们要解决一个农民的收入保险、价格的保险、气象指数保险等等不同新品种的保险,只有这些做到了,除了国家强调的粮食完全自给,谷物基本自给,这是中央的要求,推进谷物、小麦、玉米全成本保险还有收入保险试点。要谈这些,我昨天听发言里面已经有潘艳辉女士专门谈他们是怎么做的,刚才我讲的是东北北大荒集团,那是国营的,像昨天那女士那个是一个职业农民企业家,她也是大规模农业,已经有二十几万亩,她争取明年要达到四十几万亩,三年之内要达到一百万亩,那就是非常大规模了,而且到目前为止是14个村,其中三个村是村委带领着全村加入。所以实际上我后面要谈的,怎么落实中央,我们党在农村加强党组织建设和小农如何和现代农业结合,或者叫融合发展这些要求,昨天我听了她的想法,我觉得在东北地区她可以做到这么大一个民营的,而且到目前为止四个行政村完全和她合作,她组成了一体化的,这和中央强调的发展集体经济是契合的,他们的经验是在东北地区大农业民间的经验。

今年一号文件也谈了很多,实际上和前面八部委的指导意见都是互相配合的,一号文件更多强调的是今年的工作和近一两年的工作,脱贫攻坚战马上就要完成,所以又提出了脱贫攻坚的问题。乡村振兴和三农的金融需要是多样化、多层次的,农村金融的供给也必然要多样化、差异化的,并需要加强综合性、整体性和协同性。如何让政策性、商业性和合作形金融更好地分工协作、优势互补,健全金融服务组织体系,这在东北地区表现尤为明显。

现在金融,尤其是信贷对农业发展的支持力度不足,小微新型经营主体、农户贷款受到较多的限制,信贷的结构要进一步优化。大家可以从央行发布的数据,发现我们2018年涉农的增速低于整个银行的贷款增速。

所以长期以来,中央的文件或者是省的文件浮于政策和道义的多,而真正的获得感不明显。大家看这张表,这张表是人民银行的,可以看到我们的涉农贷款逐年下降,这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虽然这么强调支农,可是实际情况确实这样的,这就让我们看出问题的严重性。

当然还有一些农机融资贷款,我还知道有些机构的金融租赁,因为大农业需要大机器,大机器又是很贵的,你买了非常不合算,所以就有一些新模式出现。

那么中小银行,尤其是农商行,中央对他们都有要求,对小额贷款都有要求。刚才李春生会长谈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的问题,他比较强调了合作社内部的“三位一体”的合作,这个现在确实是一个问题。

不管怎么说,从普惠金融的视角看,金融服务东北向振兴主要是要以持续的手段,服务小微、新型的金融需求。客观来讲,目前土地经营权的收益、分配、流转、交易、抵押担保、处置边线等仍不健全,资本、科技等要素在农村的配置仍然比较缺乏,所以受到农村规模化经营主体少、农村产权资源全能较弱的制约,这是一个大的课题,当然大家都在探讨,刚才也有一些专家提了意见,中央的文件都点出来了,但是能不能落到地,这确实是金融机构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刚才我讲到我们对东北亚的开放,对外开放的合作高地主要加强出口信用保障,支持信用保险保单、质押融资,统筹境内外资源,跨市场金融服务需求,为企业搭建沟通平台,推动东北地区企业农业跨境服务,支持东北亚国际农业、生产、贸易合作。这里有个例子,这个例子还是有说服力的,哈尔滨银行在2015年联合俄罗斯最大的国有商业银行联邦储蓄银行发起第一个中俄两国非官方合作平台,中俄金融联盟,经过多年发展金融机构已经发展到72家了,而且今年我们中国财长对话声明欢迎这个联盟,启动融资跨境服务。

最后简单再说几句,我还要强调的就是合作金融,我强调的合作金融要有两个字——规范,不是挂个牌子就叫合作金融,要规范的合作金融和非盈利小贷金融,一会白女士会涉及小额信贷组织,非盈利的,就是保本归利,服务弱势群体、贫困群体的,包括供销社,供销社2015年11号文件专门谈供销社深化改革的时候,谈的“三位一体”也有这方面的内容,所以合作内容有很多的东西,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一一说了。

昨天我听了戴相龙同志提的一个意见,他说农信社系统为农民服务要制度化,意思就是现在只是说,没有奖惩制度,也没有规范性的文件,奖惩包括竞职免责这些慢慢在落实,而且他提出要保留合作制,并且逐步让农民占大股,我是非常赞成这个观点的,现在我们的合作经营假的多,实际上商业金融多,这个问题要解决,还是要因社制宜,不要一刀切地商业化改革。

合作金融公益、非盈利小额信贷组织的作用问题,这是农村金融市场,金融组织体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缺点,这是我的一个基本观点。其他的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说了,谢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