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部分地区企业存煤告急 电厂钢企狂打“催煤电话”央企国企忙复工保供

陕煤集团复工成为了焦点事件背后,电厂、钢企库存下降,动力煤、焦煤供应存在缺口引发市场关注。

日前,《华夏时报》记者从山东能源集团方面了解到,因疫情向全国蔓延假期延长,加上春节期间国有大型煤炭企业停产,部分煤炭主产区煤矿不能按时复工复产,社会库存骤降,煤炭需求区域性紧张,全国电厂尤其是山东电厂库存骤降,春节过后,华电集团、华能集团等所属电厂纷纷向山东能源集团发出恢复煤炭正常供应的告急函。此外,山东能源集团也接到处于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地区的武钢、鄂钢等钢企用煤电话。

国投安信期货研究院能源首席分析师高明宇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部分电厂存煤告急应该是区域性现象,集中在长协占比低的内陆中小电厂和部分非电力用煤企业。截至2月5日全国同调电厂存煤1.18亿吨,较2019年同比下降3.18%但仍远高于2017、2018年同期水平。具有长协煤和进口煤双重补充的沿海电厂库存相对充裕,且2月以来快速累增,目前已接近去年农历同期水平。”

电企、钢企缺煤

据记者了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山东能源集团曾接到华电集团的十里泉电厂、新源电厂和华能集团的白杨河电厂、济宁电厂、临沂电厂等5家电厂煤炭库存先后告急电话。

“武钢肥煤缺货,面临停炉危险!”“鄂钢1/3焦精煤库存告急,请求支援!”疫情形势严峻,山东能源集团也曾接到了湖北地区钢企的“催煤”电话。

而这也成为了动力煤、焦煤短缺的一个重要缩影。

事实上,早在2月1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下发《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煤炭供应保障有关工作的通知》指出,统筹疫情防控,抓好复工复产。2月5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在北京召开应对疫情能源供应保障电视电话会议。对于煤炭供应,会议强调“统筹疫情防控和煤矿生产,加快组织煤矿复工复产”。同一天,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煤矿复工复产保障煤炭稳定供应的函》(下称“《函》”),要求“加快推动煤矿复工复产、积极协调休假职工从外地返矿、抓紧完善煤炭生产情况日报制度、加强煤炭生产与下游用户精准对接及着力解决和反映突出的矛盾。”

“当前电煤库存低、煤炭产量恢复慢的黑龙江、吉林、云南、四川、山东等地区要进一步采取切实可行措施,加快增加省内煤炭产量。”上述《函》还特别指出。

对此,易煤资讯研究院总监张飞龙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电厂用煤告急主要是出现在局部地区,如山东地区很多供应还是依赖坑口煤的开工情况,如果一直没有开工上量,铁路直达就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加之此前库存比较低,就出现了区域性的内陆电厂煤炭紧缺情况,而目前公布的六大电厂的库存数据还是相对较高。

而据记者了解,在春节以前,动力煤、焦煤部分地区就存在库存较低情况,并一直延续至春节后。

高明宇告诉记者,“春节前电厂库存仍在同期高位,是相对充裕的,低库存矛盾主要体现在港口贸易环节。因为港口产地价差持续性倒挂且煤价开启下行趋势,空间价差和时间价差都不利操作的情况下,2018、2019年以来贸易商逐渐退出市场,导致贸易环节库存缓冲垫变薄。8月以来二港库存开始持续去化,去年11月以来北方港口调入量也持续回落,当时低发运矛盾已经存在。”

“本来春节期间供需是同步退出,煤矿停产、下游工业用电也退出,但2019年12月底,部分地区出现矿难,供应端市场退出要比需求端更早一些,导致供需存在结构性错配。”张飞龙表示。

煤企复产加大生产力度

《华夏时报》记者从山东能源集团获悉,在接到用煤告急电话后,立即组织调拨电煤19.28万吨,缓解了华电集团、华能集团等5家电厂的燃“煤”之急;紧急调配精煤各4000吨发往武钢、鄂钢,全力以赴保障武汉等疫区客户煤炭供应。

据统计,今年1月山东能源集团共向武钢、鄂钢、大冶钢等发运精煤12.1万吨,特别是1月20日疫情蔓延、企业可供煤炭资源大幅减少之后,发运量近6万吨,缓解了疫区的燃“煤”之急。

2月12日,国家能源集团也表示,疫情期间该集团全力保障湖北地区能源供应,目前湖北当地电厂煤炭库存可用天数在20天以上。

“优先安排湖北等疫情重点地区以及东北、京津冀等地区的煤炭供应,保障重点医院、重点防疫物资生产企业、集中隔离酒店社区等电力和热力供应。截至目前,国家能源集团电力、运输、化工等生产单位持续保持安全生产,70处煤矿全部开工生产。”国家能源集团还表示。

而因“复工难”乌龙事件被关注的陕煤集团也表示,截至2月11日,陕煤集团94%的矿井已恢复生产。2月10日当日生产煤炭37.59万吨,产销平衡,库存81.50万吨。截至2月10日,陕煤集团2月份共向湖北区域市场发运煤炭总量和电煤量分别为26.46万吨和24.29万吨,切实解决湖北燃“煤”之急。

另据中煤协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到2月10日,陕西省省属煤矿大多已经恢复生产,全省已恢复生产的煤矿有51处,日均产量75.74万吨。另外,山西省的70家煤炭企业也处于正常生产状态。

不过,疫情对煤企复工的影响仍然存在。

“目前,疫情对上游煤炭企业的复工影响较大,一是整体开工情况并不好,至少要到2月20日左右开工率才会逐步上来;二是开工后也存在能否满负荷生产的问题,比如日产万吨的煤矿,可能目前只能生产3000吨-4000吨,只有30%的负荷生产,还是会存在供应缺口;三是物流因素的影响,如物流园区的关闭、司机的返程等问题。”张飞龙还进一步表示,从目前看,至少要到3月,煤炭整体供应才会恢复到正常水平。

高明宇也向记者分析,“疫情防控主要还是对工人复工有影响,包括煤矿工人和汽运司机,加之部分出矿路段封路,主产区煤矿的生产和运销都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截至2月9日鄂尔多斯煤矿开工率17.4%,截至2月11日榆林市产能开工率26.9%,较春节期间有所恢复但总体仍在低位水平。目前制约煤矿复产的主要是返矿工人需隔离14天才可生产,且部分地区存在口罩、消毒液等防控物资不足的问题,从百度迁徙地图来看截至2月12日鄂尔多斯及榆林迁入指数仍未有效恢复,乐观预估3月产区开工率能否有效回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