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伽公寓停止经营的现象并非长租公寓的首例,低收益率甚至是负收益率水平是导致这类长租公寓倒闭的首因。

“我们损失了一个半月的工资,现在还要重新借钱租房子。”杭州市项小姐和她的室友们没有想到,她们在这个交了半年租金的乐伽公寓才住了一个半月,现在不仅要被赶出去,两万多的房租也打了水漂。

8月7日,乐伽公寓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公告确认公司已停止经营,公告显示,“近期公司经营不善,无力履行合约。我司已尽最大努力通过各种途径积极自救,但均未见效。目前我司已停止经营,关闭所有业务,员工大量离职,没有经济收入,无力偿还客户欠款。”

乐伽还在公告中表示,其深刻认识到“高进低出”的经营模式存在严重缺陷,已对长租市场带来较大风险,加之公司内部管理制度缺失等诸多因素,造成公司业务全线关停的现状。

乐伽公寓的倒闭将直接导致大批租客可能面临被房东驱赶的窘状。

以项小姐为例,一个半月前,项小姐和另外三位室友共同租下了杭州市江干区下沙的一处乐伽公寓,每月3500元,半年付一次,加上一个月房租的押金,她们共交付了24500元。项小姐告诉记者,直到房东找上门来要求她们搬走,她们才知道,原来该房源是房东以4000元/月的租金将房子托管给乐伽的。

在乐伽公寓总部南京,王小姐也同样遭遇即将被房东赶走的情况。尽管乐伽公寓在公告中恳求“房东不要采取过激手段驱赶房客”,警方也告诉王小姐“房东无权赶走房客”,但王小姐的房东依旧拖儿带女来家中静坐,甚至口头威胁王小姐“不搬就等着瞧”,逼迫她尽快搬走以寻找新房客。

王小姐表示,她和母亲一同在此居住,不包括押金在内已经损失了一万多,但她们没有时间精力和房东纠缠,无奈之下只能妥协选择搬走。王小姐观察到,由于不可能经常请假来和闹事的房东协商,隔壁一对小夫妻也只能妥协。可见,妥协是大多数房客的选择。

“我们是最后知情者,眼下情况已经演变成了房客与房东之间的纠纷,毕竟现实利益最重要。”目前,王小姐还在通过官方调解处与房东协商,但调解处八月底就会解散,究竟是和房东达成协议还是集体上诉乐伽公寓,结果仍是未知。

事实上,乐伽公寓可能倒闭的传闻早已传的沸沸扬扬。7月13日,“乐伽公寓欠租”、“跑路”的消息传出,第二天,乐伽公寓官方微博发表了“辟谣说明”,表示公司处于正常运营状态,“乐伽公寓跑路”是公司在解除少数不符合市场需求房屋的合同中时,个别造谣者利用而加以诽谤的消息。然而,15日,西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官网挂出《关于南京乐伽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的风险提示》之后,“乐伽公寓跑路”的质疑进一步发酵。7月21日,南京建邺区住房保障和房产局发布通告,表示对乐伽租房违约现象正在调查中。23日,乐伽承认确实资金链上面临很大困难,但决不会跑路。半个月后,倒闭传闻终成事实。

据了解,乐伽公寓实质上为“二房东”,以更高的价格收购市面上的租赁房源,再以更低的价格出租给租客从而抢占市场;同时,租客基本都是一次性付半年或一年的租金,而乐伽却按季或按月向房东支付租金,利用收付之间的时间差,乐伽迅速集聚起了资金池。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指出,乐伽公寓停止经营的现象并非长租公寓的首例,

低收益率甚至是负收益率水平是导致这类长租公寓倒闭的首因。乐伽公寓以接近甚至是市场租金水平收房,而出租的收益往往不达预期,这一模式本身就不具有可持续性。此外,从政策角度来说,由于各地对于“N+1”租房模式的要求不尽相同,导致很多城市的长租公寓存在一定政策风险,例如广州、苏州等地明确发文允许合规的分割出租,而在北京则明令禁止。同时,由于部分城市对于租金有着明确的限价规定,亦导至在部分城市长租公寓运营步履维艰,甚至出现规模快速萎缩的局面。

张波认为,当前情形下,最好有其他品牌运营方接手。目前,乐伽公寓总部所在地南京市的住房保障和房产局(以下称“南京房产局”)已经发布《通告》表示,我爱我家、自如等5家企业将会参与乐伽事件善后,并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为乐伽公司客户提供居间代理、促成重新建立房屋租赁关系等优质优价服务。同时,从8月8日起至8月23日期间,南京房产局将组织司法所、人民调解委员会、律师事务所等第三方机构,对乐伽南京地区客户提供纠纷调解和法律咨询服务。

南京市房地产市场交易中心副主任刘东在8月12日接受央视的采访中表示,南京市即将开展的住房租赁企业专项整治行动,尤其针对高收低租这种经营模式,包括通过银行资金融资渠道高价收购房源,以及强制和诱导租客使用租金贷支付租金的行为,对于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将联合相关部门进行联合惩戒。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