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股价表现冰火两重天 好未来和新东方财报都透露了什么?

7月27日,教育培训圈的两大巨头新东方和好未来在本周前后脚发布了各自的最新一季财报,新东方营收8.4亿美元,好未来营收刚刚多7亿美元,尽管二者营收差距不大,不过两家公司的股价表现可谓冰火两重天。

7月23日新东方公布了截至2019年5月31日的2019财年第四季度报告(新东方财年时间与自然年不同步,从每年的6月1日开始,至次年5月31日结束)。

2019财年第四季度,新东方净营收为8.429亿美元,同比增长20.2%。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为4320万美元,同比下滑33.5%。新东方上一次净利润下滑还是四年前。

尽管净利润下滑,资本市场却对新东方非常追捧。财报发布当天新东方股价大涨超9%,盘中股价一度达到109美元,刷新历史新高度。去年1月,新东方股价曾创下108美元的历史新高。

(新东方财报发布当日股价大涨超9%)

7月25日,好未来也公布了截至2019年5月31日的2012财年第一季度报告(好未来财年时间与自然年不同步,从每年的3月1日开始,至次年2月28日结束),净收入7.028亿美元,同比增长27.6%。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730万美元,去年同期归属于好未来的净利润为6680万美元。

这是好未来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资本市场对此反应同样激烈,财报发布后,好未来股价暴跌11.38%。

好未来财报披露,在2020财年第一季度,由于在多个投资标的上产生的价值损失,导致好未来长期投资减值损失5060万美元,去年同期该项金额仅为970万美元。这可以说是亏损原因之一。

(好未来财报发布当日股价大跌超11%)

尽管新东方股价已经是好未来股价的3倍,不过就市值而言,好未来市值超190亿美元还是高于新东方的170亿美元。

作为教培行业的两家航母级企业,好未来和新东方的一举一动都是行业的风向标。

虽然两家财年时间计算不同,不过以自然月来算,两家发布的均是截至2019年5月31日的3个自然月的财务状况,时间上一致,因此也还是有得一比。

好未来和新东方财报都透露了什么呢?

增收不增利 好未来营收增速大幅下滑

净营收方面,好未来和新东方均保持同比增长态势。最新一季新东方净营收为8.429亿美元,同比增长20.2%;好未来净收入7.028亿美元,同比增长27.6%。

但是增收不增利,双方的净利润均出现同比下滑,新东方的净利润为4320万美元,同比下滑33.5%。好未来甚至在最新一季出现亏损730万美元。

2018年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培训类学科教师应有相应资质、学费收取时间不得超过3个月,培训机构进入密集整改期,行业规范化发展给巨头带来阵痛。

从财报数据可以看到,进入2018年下半年,好未来净营收增速出现明显下滑,从71%的增速下滑至最近一季的27%。新东方营收增速也从44%降至20%。

(进入2018年下半年两者增速下滑明显)

一直以来,尽管好未来的净营收不及新东方,但是凭借数倍于新东方的营收增长速度,好未来受到资本市场热捧,这也是好未来市值为何更高的原因之一。

不过,随着连续4个季度的营收增速下滑,目前好未来相对新东方的营收增速优势已经迅速缩小。伴随最新财报的披露,好未来股价已经连续下跌多日。

新东方“下沉” 好未来“上网”

新东方从英语培训和留学业务起家,2015年后开始大量布局K12业务寻求新的业务增长;好未来从K12学科培训起步,近几年通过投资、收购顺顺留学、励步英语等不断拓展业务边界。同时双方也都在在线教育、AI教育等领域不断加大投入布局。

现在的好未来和新东方都向彼此的优势领域里开拓市场,不过所走的路线略有不同。

在向K12领域拓展方面,新东方选择了避开好未来的优势市场,向下沉市场快速扩张的打法。新东方首席执行官周成刚在最新一季财报发布后透露,新东方进一步激发三、四线城市和偏远地区的用户需求,从而使新东方在这些地区的业务得到快速拓展。

这从新东方的学习中心数量上可以看出端倪。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31日,学习中心总数达1233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净增152家,2018年同期学习中心总数为1081家,与上季度相比净增69家。

截至5月31日,好未来在全国57个城市设有725个学习中心,其中学而思线下小班514个,摩比小班17个,励步英语小班82个,智康一对一112个。从过去2年两家企业“教学中心数量”曲线图的上扬趋势来看,好未来在学习中心的拓展速度上更显克制。

新东方向下沉市场的快速扩张圈地盘方式确实也为新东方带来新的营收增长。

新东方2019财年第四季度学生报名人数约为275.6万,同比上升33.9%。新东方董事会主席俞敏洪在财报披露后就强调,新东方2019财年第四季度净收入同比增长20.2%,主要受K12中小学全科课后教育业务推动,该业务在第四季度取得约28.5%的显著增长。其中,优能中学教育业务取得约27.2%的收入增长,泡泡少儿教育业务收入则同比增长达31.0%。

不过凡事皆有两面。快速扩张也给新东方带来巨大的营运成本压力。更多的教学中心意味着更多的师资、教室、管理等成本投入。

长期以来,新东方的营收成本都要高于好未来,最新一季的财报数据显示,营收成本相差54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这一差额为3800万美元。

此外,行政管理费用上,新东方的投入也要远高于好未来,并且从曲线图上来看,这种投入差距在最近的2个季度呈现扩大趋势。最新一季的财报数据显示,新东方的行程管理费用达到2.89亿美元新高,好未来该项投入为1.76亿美元,差额超过1.2亿美元。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新东方业务增收难增利。

好未来方面,则重点强调了多元化和“网校”取得的成绩。

最新一期财报披露后,好未来CFO罗戎在分析师会议上介绍,好未来在2020财年会在基础模式上进一步转变为多元业务模式,包括线下学习中心、在线业务、以及智慧教育和开放平台等其他教育项目。

罗戎表示,学而思网校是好未来重要的在线教育产品,去年整个2019财年这块业务的营收以人民币计算增长了超过180%,今年第一季度学而思网校以人民币计算的收入增长速度达到了122%。正价班学生人次超过50万,人次同比增长121%。

收入方面,本季度学而思网校贡献了好未来总收入的15%,占正价班总人次的31%;而去年同期占总收入的9%,占正价班总人次19%。从定价来看,网校课程平均销售价格按人民币计算增长7.8%。

线上教育和线下培训班的扩展模式大为不同,在线教育竞争更为激烈,对流量也更为依赖,营销获客费用居高不下一直是各大在线教育创业企业面临的生存问题。

对于网校业务的快速增长,好未来将之归功于精准的营销策路、前几季的续报以及用户对在线教育的需求增长。大力发展网校业务的好未来同样面临营销费用的急速增长。

财报数据显示,最新一季度好未来在市场和营销费用的投入上超过1.5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9451万美元。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好未来的市场和营销费用出现快速增长,一举大幅反超新东方。

对上市公司好未来而言,在大力发展线上教育时,如何平衡线下线上投入来稳定利润率和股价将是一个考验。

今年7月15日,教育部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这是国家层面颁布的第一个专门针对校外线上培训活动的规范性文件。业内普遍认为靴子落地,将开启线上培训企业新一轮竞争整合。

新东方对在线教育的布局也早有筹谋。今年1月,也就是在新东方在线上市前夕,来自新东方线下业务的孙东旭空降新东方在线,出任联席CEO。孙东旭此前曾任西安新东方和合肥新东方校长。

不过线下思维用于线上可能难言适用,新东方在线的发展似乎也难言顺利,6月底有媒体曝光新东方在线出现多名高管离职转岗。此前新东方在线预期2019财年(截至2019年5月31日)录得亏损净额。

目前来看,更具互联网基因的好未来的在线教育思路更为清晰:加码“AI+教育”这一在线教育风口。

在7月18日举办的2019好未来TI教育智能大会上,好未来发布AI开放平台,宣布将自身最新技术积累开放给全行业。好未来将开放AI课堂方案、AI课堂守护系统、作业批改/批搜等3大行业解决方案,语音技术、图像技术等21项定制AI能力以及4大科研数据集,大有要打造AI+教育领域“水、电、煤”基础资源的野心。AI开放平台的商业化转化效果值得长期关注。

截至发稿,新东方股价报报105美元,总市值166.63亿美元;好未来股价报32.77美元,总市值193.91亿美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